e-works数字化企业网  »  文章频道  »  工业自动化控制  »  工业自动化综合

技术与市场的矛盾:“机器换人”成本代价较高

2014/12/29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关键字:机器换人  工业4.0  机器人  
近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就指出:“人口老龄化日趋发展,农业富余人口减少,要素规模驱动力减弱,经济增长将更多依靠人力资本质量和技术进步。”“新兴产业、服务业、小微企业作用更凸显,生产小型化、智能化、专业化将成产业组织新特征。”而这些正是机器换人背后的原因所在。

  还沉迷于科幻电影《Irobot》中的机器人场景?如今,这些正在中国工厂成为现实,更新中国制造。

  近期有部著名的电影《星际穿越》,里面有个有趣的角色——智能机器人,不仅能够辨别人类、物体、场景和活动,能漫步太空、深海潜水,而且有自己的思想。现实中,这样的机器人在浙江被制造出来了。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中国用工荒问题突出,机器人开始活跃在市场上。而浙江省作为一个制造业大省、外来打工者重镇,低成本优势已经不再,2012年底浙江省委省政府做出“全面推进机器换人”的决策部署,“机器换人”正在成为推进工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抓手。

  在此市场和政策红利之下,全省正在掀起一股“机器换人”热潮。

  按照浙江省政府估算,在三年内规模以上企业基本完成“机器换人”后,浙江全社会劳动生产率将由目前的10万元/人年上升至14万元/人年,意味着将带来上万亿GDP的增长。

  面对全球经济萎缩、劳动力成本上升、招工难等问题,“机器换人”能否提供解决之道?机器人产业本身作为一个新兴产业,又面临什么样的机遇与挑战?在这场中国工业化与城镇化转型的变革中,浙江样本又能提供什么样的经验?

  而近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就指出:“人口老龄化日趋发展,农业富余人口减少,要素规模驱动力减弱,经济增长将更多依靠人力资本质量和技术进步。”“新兴产业、服务业、小微企业作用更凸显,生产小型化、智能化、专业化将成产业组织新特征。”而这些正是机器换人背后的原因所在。

  面饼生产效率翻番:以前人工成本较高

  12月11日,在杭州下沙经济开发区银海街555号、占地面积370亩的杭州顶益食品有限公司(下称“顶益”)生产车间里,一台台自动投叉机、码剁机等新型“机器人”设备正在繁忙地运作中。

  顶益是康师傅控股的公司之一,主要生产康师傅系列方便面,年产值60亿元左右,下沙的厂区规划了3个车间,目前建成2个,每个车间有8条生产线。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现场看到,从最初的原料运入,到搅拌面团、打磨成面皮、切割成面条、把面蒸熟,然后经过油炸、脱水、定型、冷却,然后成为我们平常接触到的面饼、装入面桶、投入叉子和调料、包装完成,整个过程几乎全部依靠机器完成。

    在面饼制作的几个前段环节,只要一个员工负责电脑机器的正常运转。只有后端的装叉、装调料和加面桶盖等环节,才需要操作工人,平均一条生产线上10名员工,主要负责检查,比如把个别重量不达标的面饼或漏气的包装面桶挑出来。

  “虽然方便面生产的工艺大体没有发生变化,但是依靠机器自动化之后,生产速度明显加快,食品的安全也更有了保障。”厂长杨敏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在号称全世界生产方便面规模最大的一号车间,有8条生产线,其中两条生产桶装面,其余6条生产袋装面,每分钟可以生产500块面饼。

  在装叉环节,今年新装了一批投叉机,一台60万左右,一共投入了5台,一条生产线需要的工人从原先的6-8人减少到1人。算下来,5台机子尽管成本需300万元,但精减人力60人,年节约360万元。

  实际上,顶益早在几年前就想这么做,还向杭州的一家企业购买了100万的样机,但是效果不好,“叉子都是不规则的,像鱼刺那样左右交叠。”王红新说。

  此外,在装箱运入仓库环节,原先都是通过人力码好之后,放到栈板上,再由叉车搬运到仓库,现在8台码垛机器人承担了这一重任,不仅可以自动码箱,而且由传输机自动装运到智能立体仓库。

  这8台码垛机器人,一台的成本约100多万,1年的折旧费约10万,外加一些运行成本,花费较高。而且其对箱子型号大小的要求比较固定,有一些程序是早期设定的,如果要调整就得重新购买程序。这批码垛机器人可以精减人力18人,年节约110万元。

  在二号车间,另一种新型的码垛机器人也正在进行样机测试,杨敏指出,这批可以比一号车间节省一半的费用。

  码垛任务完成之后,还需要把货物运到仓库进行储存,如今通过最新的智能立体仓库实现。在这个总投资2800万的智能立体仓库,只要在电脑系统中输入相应的方便面种类,仓库就可以把相应的货物调出来,“一个车间,一趟可以装250万箱,价值一个亿的产品。”杨敏说,从码剁到仓储的自动化,年节约600万元。

  之所以花这么大价钱尝试“机器换人”,杨敏指出是因为,“人越来越贵,越来越难找。”成效是,2012年操作员最多的时候有2000多人,而现在操作员只有900多人。

    “机器换人”或达成共识:大中型企业较欢迎

  “机器换人”节省人力成本、提升产品质量在浙江已经成为共识。比如,永康的众泰控股集团引进12台全自动智能焊接机器人,生产线员工从120人减至30人,产品一次性合格率提高至99%;嘉兴的天之华喷织有限公司依靠国外设备,一年减少1700多万元工人工资。

  根据安排,浙江省3.6万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争取在2017年内全面完成“机器换人”的现代化技术改造,每年投入不少于3000亿元。

  浙江大量企业正在进行“机器换人”。而这一战略始于2012年底召开的浙江省经济工作会议上,时任浙江省省长、现任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提出,浙江将加快推进产业转型升级,全面推进“机器换人”。

  “‘机器换人”的本质是,以设备更新为载体的技术创新、工艺创新、管理创新,提升企业市场竞争和可持续发展。“浙江省经信委副主任凌云说。

  提出这一战略的背景是,当时浙江有1400万打工者,面临社会稳定、就业、社会保障等大量问题,“而且当90后成为劳动主力时,少有人愿意做那些体力活。”凌云指出,浙江的制造业就业,正在以100万/年的速度减少。

  据悉,2005-2012年,浙江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人均劳动报酬从14847元/年增加到41370元/年,年均增长15.8%,总量和增幅均居全国前列。

  2013年,浙江省正式提出“555机器换人”推进计划,即未来五年每年实施5000个项目,投入5000亿投资,推进机器换人。

  在凌云看来,“机器换人”的必然性在于,减少生产用工、提升产品质量、提高生产效率、提高管理水平、优化本地就业结构,“机器换人换出装备制造业的发展空间,促进制造方式的转变。”

  浙江省经信委的调研报告指出,“机器换人”有助于大幅减少一线员工、优化企业人员结构。有61.5%的企业一线员工超过10%,其中16.3%的企业减少30%以上一线员工,68.9%的企业生产成本下降5%以上。

  浙江“机器换人”的形式,主要包括部分环节的机器换人、整条生产线的自动化改造、自动化生产线+工业机器人、实现机器设备联网,即“机联网”、实现“厂联网”等。

  凌云在实际调研中发现,在一些轴承生产线,通过工业设备“物联网”,所需工人从28人减少到2-3,生产周期从9天减少到30分钟,“浙江未来转型升级的方向就是工业物联网。”

  数据显示,2013年,通过“机器换人”,浙江省减少普通劳动用工70万人,今年1-8月减少60万简单劳动为主的操作工人,“预计今年年底减少100万不成问题。”凌云说。

  在李正刚看来,机器换人更重要的是保证产品的品质,质量提升会带来更多利润的增长,2013年,浙江全省工业企业利润增长15.2%。

责任编辑:陈浩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e-works本着传播知识、有益学习和研究的目的进行的转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并以尽力标明作者与出处,如有著作权人或出版方提出异议,本站将立即删除。如果您对文章转载有任何疑问请告之我们,以便我们及时纠正。联系方式:editor@e-works.net.cn tel:027-87592219/20/21。
e-works
官方微信
掌上
信息化
编辑推荐
新闻推荐
博客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