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works数字化企业网  »  文章频道  »  制造业与信息化  »  信息产业发展

数字化、智能化的工业转型之路

2018/6/15    来源:e-works    作者:e-works整理      
关键字:数字化  智能化  工业转型  
2018年5月31日,以“智能制造,点亮中国制造业转型的明灯”为主题的“2018年中国(广州)智能制造国际论坛”在广州日航酒店成功举办。

圆桌讨论

圆桌讨论

    在上午的主题大会上,主持人e-works总编黄培博士,邀请IBM全球信息科技服务部资深顾问江涛、赛意智能制造BG规划部资深专家陈贤顺、美的集团首席架构师兼数据与规划部部长王文华、达索系统资深行业顾问程书意、联想集团全球工程副总裁LME VP John Egan,以“数字化、智能化的工业转型之路”为题展开讨论。

圆桌讨论嘉宾

圆桌讨论嘉宾

    IBM全球信息科技服务部资深顾问江涛

    赛意智能制造BG规划部资深专家陈贤顺

    美的集团首席架构师兼数据与规划部部长王文华

    达索系统资深行业顾问程书意

    联想集团全球工程副总裁LME VP John Egan

    主持人:当前中国制造企业推进智能制造面临哪些突出的难点问题?

    王文华:企业在精益化和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有太多的设备、管理、理念需要改进。构建智能工厂需要应用大量的自动化设备,但旧的设备不能丢掉,在赶上时代的步伐的同时如何处理好历史问题,控制好步伐,这是很大的难点。

    程书意:达索一直服务于制造业,最近两年工业4.0中国制造2025的话题非常热,我们与很多制造企业聊过这个话题。企业要推进智能制造,除了制造端要提升设备的自动化,还要实现数字化的研发。有些企业原来是以二维图纸为主,在转三维的过程中对业务端的影响比较大;其次,如何加速研发的周期,实现设计、仿真、工艺之间的协同对制造企业来说也是较大的挑战。

    陈贤顺:企业推进智能制造要从两个方面考虑:一是战略,企业的战略不仅要进行长远的规划,还要看战略是否得到领导层和执行层的重视;二是战术落地,制定好了战略以后要考虑通过什么样的手段让战略真正的落地才能体现出战略规划的意义。现在智能制造技术发展迅速,多种新技术和手段层出不穷,如何选择不同的技术进行组合后让技术在企业发挥最大的价值,对企业来说是比较难的。

    江涛:IBM既是全球制造型的企业,也是一家服务于制造企业的服务商,从我们的角度来看,首先,智能制造话题很大,大家的期望都非常高,无论是企业本身还是整个社会对智能制造的期望是所有从事这个行业,或者是走这条路的企业的责任,但期望值是很难把握的一个点;其次,从制造业来讲,如何转变思路也是一个难点,要从设计、制造到维护的全过程体现智能制造对于最终消费者的价值,就需要用连贯性和大的视角来看待这个问题。如何优化整个价值链,匹配服务为导向的流程,这是智能制造人或者是企业要面临的挑战,因此转变思路是非常重要的。

    John Egan:关键的挑战首先是人的转变或者是转型,以往企业各个部门之间有壁垒,现在要做的是打破观念上的壁垒,企业的每个人都要有端到端的思考,思考如何进行更好的协同,因此要从企业文化上进行转型,每个人都要有协作的文化。

    主持人:如何看待工业互联网与智能制造之间的关系?

    王文华:美的认为智能制造属于工业互联网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工业互联网要大于智能制造,在美的的理解和规划中,工业互联网将用户端、消费者端的全价值链包含在内,智能制造更多是在交互端。

    主持人:王部长的观点跟我是不同的,但有差异才可以更好的进步,每个企业都可以有不同的观点。

    程书意:达索的客户很多都在做工业互联网和智能制造的落地,从我们的角度来看,工业互联网和智能制造是互相补充的关系。如果智能制造达不到的话,工业互联网的应用就是虚的,而除了企业本身之外,还要包含生态链和上下游,因此两者之间相互依赖。

    陈贤顺:在我国发布的中国制造2025中,智能制造框架模型纵轴是生命周期,另外一个轴就是智能制造,而工业互联网是第三个部分。工业互联网是实现智能制造必要的环节,能让我们的万物互联,再往下沉淀的时候,会有智能制造新模式出现,我们认同工业互联网是实现智能制造重要的环节或者是一个阶段。

    江涛:我的观点与陈总相同,工业互联网是实现智能制造的前提条件或者是必要条件,智能制造包含的内容更广,实现的前提条件不仅仅是互联网,我认为将来工业互联网是实现智能制造的前提或者是目的。

    John Egan:工业互联网领域刚刚呈现出巨大的潜力,随着5G技术即将推进和普及,对于互联网和智能制造的推进都会带来巨大的影响。

    主持人:制造企业究竟应当推进“机器换人”还是“人机协作”?

    王文华:这两个其实是一样的话题,我认为机器换人就是人机协作的一种方式。美的历史包袱比较重,有些地方用的是全自动化的设备,实现了机器换人,有的地方仍是人机协作,其实机器换人也是远程的人机协作。企业应根据不同发展的阶段和需求考虑这个阶段该做什么事情,因此两者完全是一致的。企业只需要看是处于怎样的阶段,来考虑应该做怎样的人机协作。

    程书意:我们与很多的企业进行过探讨,机器换人可以保证产品质量,加速产品的交付,但机器换人只是手段,不是最终的目标,企业最终的目标应是实现人机协作,保证产品交付的质量,交付的周期,这是最终企业的目标。

    陈贤顺: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机器换人后,人做什么,是辞掉还是让他产生怎样的价值,如何让人完成更高级的工作,实现更高的价值才是企业应该考虑的。

    江涛:我个人认为题目是有伪命题的概念,工业发展到现在,人和机器的差异是一目了然的,人跑步最厉害的就是马拉松几十公里,而现在通过机器可以跑更远更快。我们可以从两个纬度来看:回顾历史,人类的哪些活动被机器替代了大家是有共识的,那就是重复的简单劳动;而从未来的AI来看,更有讨论的价值,机器换人这里定义的是机器,不是人工智能,未来的机器一定会更厉害,功能更强,更加的智能化,也必定会替代人的部分功能。

    John Egan:从现在来看,简单重复或者是环境危险、脏乱的工作会被机器替代。就像现在看到的机器战士一样,可能未来的战场都是复杂的机器人在战斗。回到工业中,从长期来看,未来还是以人机协作为主。

责任编辑:程玥
本文为e-works原创投稿文章,未经e-works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等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如已是e-works授权合作伙伴,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e-works内容合作伙伴申请热线:editor@e-works.net.cn tel:027-87592219/20/21。
e-works
官方微信
掌上
信息化
编辑推荐
新闻推荐
博客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