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works数字化企业网  »  文章频道  »  基础信息化  »  IT综合

全球人工智能产业全景—瑞士篇

2017/10/30    来源:机器之心    作者:佚名      
关键字:瑞士人工智能产业  工业机器人  
继加拿大之后,机器之心为读者绘制了瑞士人工智能产业景象:从行业软件研究领先的南部意大利语区,到首都苏黎世的世界顶尖工业机器人,我们沿路访寻横跨西部省份的机器智能垂直市场,探索这个由欧盟资金支持、面向德国和世界工业消费市场的制造商。
    想了解瑞士的人工智能产业,首先要考虑这个国家特有的政治和经济结构。瑞士经济建立在 26 个高度自治的州政府的基础之上,分别治理 260 个市政府,与联邦法律和政策之间互不干涉。每个州各自负责管理自己的跨境业务、自然资源、高等教育、州税、以及公民入籍,直接决定区域经济的规划。在自下而上政治体系潜移默化的影响下,瑞士人的商业思维也很灵活,并且效率很高。
 
    不同于北美的文化大熔炉,瑞士人笃信文化马赛克(Cultural Mosaic),各族裔保持自己的文化独立和封闭,其中包括居住在北部和东北部 63% 的德语人口、西部 22.7% 的法语人口、以及南部 8.4% 的意语人口。瑞士毗邻德国、法国、意大利、奥地利和列支敦士登,长期保持国家中立和内部政治稳定,也因此巩固了金融业的底子,为贸易和跨境人才交流提供了平稳的平台。
 
    在科学界,瑞士是物理和数学领域的领跑者。国家基金会长期大力支持科学发展,平均人均科研基金投入全球最高,平均人均诺贝尔奖得主也是全球最高(忽略不计人口小国圣卢西亚和冰岛)。不久前证实希格斯玻色子(Higgs Boson)的欧洲量子研究组织(CERN)坐落在西南部日内瓦,有着约 13,000 名顶级物理研究人员,同时还是当年互联网「不小心」诞生的地方。瑞士大学学术制度自由,就读学生来自全球各地。邻居德国学术气氛相对单调,很多德国研究人员选择向南交流,青睐瑞士科研环境的流动和宽松。
 
    此次我们寻访瑞士的科技中心,从风景别致的意大利语区卢加诺市开始,向西延伸至法语区马蒂尼、日内瓦、洛桑、德莱蒙,直至北部德语区巴塞尔和首都苏黎世。这些城市群紧挨法国东部和德国西南部,在地图上串成一个「C」型拱桥,集结最具影响力的大学、实验室和科技公司。其中包括 Dalle Molle 人工智能研究所(IDSIA)在深度学习和神经网络研究的成果,洛桑联邦理工学院和巴塞尔大学的跨学科人工智能研究,以及苏黎世大学和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的创新机器人
 
    【微型金】全球人工智能产业全景—瑞士篇
 
    沿着「C」型拱桥,进行人工智能基础或应用研究的大学共有九个。对于占地面积只有北京市 2.5 倍大小的瑞士,科研成果着实丰硕。感兴趣的读者也可以了解日内瓦大学、纳沙泰尔大学、西瑞士应用科技大学、卢塞恩应用科学与艺术大学、和 IDIAP 研究所。
 
    Dalle Molle 人工智能研究所和深层循环神经网络突破
 
    Dalle Molle 人工智能研究所(IDSIA)位于湖畔城市卢加诺的工业郊区,是意大利语区提契诺(Ticino)的经济重镇。1988 年,瑞士富豪慈善家 Dalle Molle 投资设立三个致力智能研究的姊妹机构,分别是位于卢加诺的 IDSIA、马蒂尼的 IDIAP、以及日内瓦的 ISSCo。
 
    今天,IDSIA 被归纳在提契诺大学(USI)和卢加诺大学两所本地大学旗下,拥有大约 50 多名研究人员,其中包括十几名博士生。
 
    该实验室在许多人工智能领域都有突破性研究,比如深度学习、自适应机器人和蚁群算法等等。在 90 年代,Jürgen Schmidhuber 教授因发明长短期记忆网络(Long Short-Term Memory)而闻名。这种网络算法可以帮助机器学习完成前馈网络(feedforward network)不能实现的任务。今天,数十亿智能手机上的语音识别功能都得益于这项技术:「从 2015 年开始,谷歌语音识别使用连接时序分类(CTC)训练的长短期记忆网络(LSTM),这种方法将谷歌语音的性能提升了 50%。」Schmidhuber 告诉机器之心。自 2009 年,他的团队获得将近 1200 多万美元的科研拨款,最近一笔来自欧洲研究委员会。
 
    【微型金】全球人工智能产业全景—瑞士篇
 
    Schmidhuber 在提契诺校园的 IDSIA 实验室旧址大楼前,他目前也在这里任教。他与几位 IDSIA 的研究员和博士生联合创立了 NNAISENSE(寓意『人工智能复兴』),致力于开发 AI 的商业应用。
 
    Schmidhuber 强调,虽然 Alpha-Go 对战柯洁引发了一系列对神经网络领域「突破」的渲染报道,但其实早在 1975 年,苏联科学家 Alexey G. Ivakhnenko 就创建了前馈网络,用当时的计算机实现了八层神经网络。整个人工智能学科是多年各国科学家传承的发展,而非短短几年内一蹴而就。在 20 世纪 80 年代,Schmidhuber 还是一名德国慕尼黑大学的博士生,神经网络的可能性让这个年轻人着了迷。「我主修数学和计算机科学。在 1987 年的毕业论文封面,我手绘了一个自主学习的机器人。论文本身雄心勃勃地描述了一个能够自我改写的「元程式」,不仅能够提高在单个领域的表现,还可以重新编程学习过程本身的算法。当然这个机器人还是受到库尔特·格尔德在 1931 年提出的可计算性理论(Computability Theory)限制。」
 
    【微型金】全球人工智能产业全景—瑞士篇
IDSIA 研究所储藏室里的 ABB 工业机械臂
 
    【微型金】全球人工智能产业全景—瑞士篇
 
    DSIA实验室里的 iCub 人形机器人。iCub是欧盟大学合力研究的开源机器人,目前全世界有30个。Jürgen心疼地表示,iCub手部关节很容易断,而单个机器人造价高达25万欧元。每个实验室都会写自己的程序,利用这个约三岁小孩身高的机器人模拟人类认知体系,特别针对面部表情、力量控制、手部捏拿等。
 
    Schmidhuber 最终目标是让「认知具身化」(embodied intelligence)。人工智能不再局限于游戏和模拟场景,转向物理机器人。他的实验室也用不同的机器人编程,上图中的 iCub 在很久前已经可以完成拿罐头等需要灵活度的任务。其它项目还有在森林中利用计算机视觉导航的无人机,以及相互协作的群体机器人。
 
    Schmidhuber 经常和他的五六名在读博士生一起在楼下的意大利餐馆吃午餐。这些来自欧洲不同国家的年轻人在 IDSIA 的日常生活比较单调,每个人都能熟记其他人要点的食物。不过在聊起人工智能与脑科学的跨学科研究时,大家却兴致勃勃地辩论了起来。2011 年,Jürgen 在 IDSIA 的博士生 Shane Legg 参与创办了 DeepMind,这家公司在 2014 年被谷歌以 6 亿美元收购,在深度学习业界的影响力可谓举足轻重。截止目前,DeepMind 核心团队 IDSIA 毕业的博士生不在少数。
 

责任编辑:李欢
本文为授权转载文章,任何人未经原授权方同意,不得复制、转载、摘编等任何方式进行使用,e-works不承担由此而产生的任何法律责任! 如有异议请及时告之,以便进行及时处理。联系方式:editor@e-works.net.cn tel:027-87592219/20/21。
e-works
官方微信
掌上
信息化
编辑推荐
新闻推荐
博客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