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works数字化企业网  »  文章频道  »  基础信息化  »  IT综合

圆桌讨论:软件定义制造,融合驱动创新

2017/9/25    来源:e-works    作者:e-works整理      
关键字:工业软件会议  软件定义制造  两化融合  
2017年9月2日,由e-works数字化企业网、中德智能制造联盟主办,CIO时代学院、中国智能制造百人会协办的“2017(第二届)工业软件与制造业融合发展高峰论坛”在北京市辽宁大厦召开。
    2017年9月2日,由e-works数字化企业网、中德智能制造联盟主办,CIO时代学院、中国智能制造百人会协办的“2017(第二届)工业软件与制造业融合发展高峰论坛”在北京市辽宁大厦召开。会上邀请了工信部信息化和软件服务业司副司长安筱鹏,著名智能制造专家中国发明协会常务理事赵敏、阿里巴巴集团中间件首席架构师郑王力、施耐德电气软件业务战略市场部高级经理申红锋、PTC公司国防行业售前技术总监陈继忠、SupplyOn中国公司高级业务顾问刘靖男、海尔家电集团数字科技COSMOPlat首席架构师孙敦圣就工业软件与制造业融合创新之道展开了讨论,本文根据讨论内容整理而成。
 
圆桌讨论
    圆桌讨论
 
    主持人:e-works CEO 黄培博士
   
    嘉宾(自左至右):
  
    海尔家电集团数字科技COSMOPlat首席架构师 孙敦圣
   
    著名智能制造专家中国发明协会常务理事 赵敏
   
    工信部信息化和软件服务业司副司长 安筱鹏
   
    阿里巴巴集团中间件首席架构师 郑王力
 
    SupplyOn中国公司高级业务顾问 刘靖男
   
    PTC公司国防行业售前技术总监 陈继忠
   
    施耐德电气软件业务战略市场部高级经理 申红锋
    
    主持人:工业软件与制造业的融合有哪些新趋势?在支撑制造业转型与创新方面可以带来怎样的价值?   
 
    安司长:今年是第二届工业软件与制造业融合发展高峰论坛,我也连续参加了两届。实际上,去年决定召开首届峰会时,有这样两个背景:
 
    第一,去年5月,国务院出台了《关于深化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意见》指出,要强化融合发展的基础支撑:“新四基”。“新四基”指的是自动控制和感知、工业核心软硬件、工业互联网以及工业云和智能服务平台。从一般认知规律来看,人们对看得见的东西比较容易理解,对看不见的软件和数据往往理解不是那么深刻。因此,我们一直非常关注“新四基“的发展,特别是工业软件的发展。因为强大的工业软件可以起到支撑和定义制造业的作用,简化表述就是软件定义制造业。 
  
    第二,当前,业界对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区块链等概念的讨论非常深入,而在这些概念的背后都需要大量的工业软件做支撑。但很少有论坛将工业软件作为主题进行公开的研讨。因此,在28号文件——《关于深化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发布后,时任工信部副部长怀进鹏提出,要以“工业软件”为主题,组织论坛进行深入研讨。自此,便有了第一届工业软件与制造业融合发展高峰论坛。
 
    要真正理解和认识工业软件的地位和作用,必须从整个智能制造体系和两化深度融合的内在逻辑来看,可概括为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所有在推进智能制造和两化融合过程中面临的问题,都可以转化为如何提高制造资源的配置效率问题,就像如何降低库存,如何提高对客户响应的时间,如何提高产能等;
  
    第二,提高制造资源的配置效率,需要依靠智能制造的四个关键词:状态感知,实时分析,自主决策,精准执行。这四个词的背后是数据流动的闭环:数据采集之后需要分析、优化,然后进行决策和执行。流动过程中,数据转化为信息,信息转化为知识,知识转化为决策,决策再去优化制造的效率;
  
    第三,数据如何实现自动流动?它有一套规则体系,这套规则体系就是软件;
 
    第四,实现集成。集成的本质就是从局部优化到全局优化演进的过程,这就是两化融合或者智能制造的内在本质。由此,可以看出软件的重要性。在软件视角的未来工业中,软件在定义产品,在定义流程和管理,在定义新的生产方式。    
  
    主持人:从去年到现在,工信部发布了CPS白皮书,工业大数据白皮书,还有一系列的举措。下面我们请阿里云郑总分享一下,您如何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待工业软件与制造业的融合。
    
    郑王力:通过与客户的接触,我们发现在工业里有一个比较显著的特征,就是自动化部门目前依然占据着主导地位。举个例子,我们之前去过的大型制造工厂,他们说想要实现生产过程的追溯,就给每一台设备都贴了一张二维码,这样每到一个环节通过扫码就知道这个产品生产到哪儿了。但是在一些加工过程中,这个二维码会显示在不同的位置,万一贴码出了问题,就很难处理。站在软件的角度,由于数据是交互关联的,设备产品在进入生产线的时候扫一下,其实每个产品的顺序都记录下来了,到时候再走到某一流程的时候不需要再次扫码。其实软件确实能在传统的生产过程起到一些不一样的作用,以一个低成本,高效率的方式帮助它提升效率。
    
    主持人:很多公司把软件销售改成了订阅,变成订阅后客户还是不太接受。反而有些公司的营业额下降了,一些不主动推订阅的公司营业额却提高了。所以您怎么看软件服务化的趋势?
    
    陈继忠:从传统的软件模式上来说,在新的模式下很多企业有一些新的应用,企业里也在发生一些变革,包括双创模式。但是业务在转型过程中存在很多不确定性,比如说我这个企业组建了一个创新的团队,它应用这些软件的时候,今天或许是这个方向,明天可能就转向了。订阅的模式可能对用户有影响;第二,对于生产,从软件的厂商来说,它其实为自己创造了一个利润的基础点,假如初创环境发展加大了,收益也会提升。
    
    主持人:能不能预测下中国的引爆点在什么时候?
    
    陈继忠:我觉得首先应该是一些领先的企业,在这方面的观念可能稍微开放一些,就是双创型企业。在经过一到两年后,目前这些企业已经接受这种模式了。未来可能推到重工业这块,我觉得3~5年时间应该慢慢有一个接受的过程。
    
    主持人:现在很多工业云叫物联网工业云平台,支持工业大数据,大家认为哪几种工业云的应用模式是可以取得实效的?
    
    刘靖男:对于工业云这个概念,早期我个人的理解是比较狭窄的,就是工业级别用的一些软件,但现在远远不是这个概念,我讲一下我自己的体会。像我所在的德国这家企业,它在2000年刚开始创立的时候,其实没有这些概念,没有工业4.0,它做的事情就是帮助企业之间做好供应链协同。但是最近几年随着工业4.0的发展,让它意识到,原来纯粹的软件公司也要和物联网、智能分析,大数据相结合,所以其实最近这两年我们在产品研发上面投入了很多。
    
    工业云的应用我觉得有几种模式:第一,企业或者行业里一定要有领先的企业抱团去建立一些标准,去建立一些流程,并且自身勇于承担和尝试做推广。这是比较好的模式,这个模式的优势在于有很强的实践性;第二个模式,因为中国的产业环境是政府为主导的环境,我觉得政府在这里一定起到推手的作用。其实这两种模式的结合在各地已经涌现了,只是还刚起步。比如像长沙、武汉已经有了,温州各地方都有了。这方面只要好好呵护,让它成长,我觉得都是很好的模式。
    
    申红锋:我们的合作伙伴在重化工的流程里有很多关键的资产。以前这些设备厂商卖完了设备,做运维的时候非常痛苦的事情就是它的客户遍布在全球,如果说突然有一天机器出问题了,如果当地没有维护人员可能会导致停机。现在随着云的普及,大数据和设备厂商明显意识到我要从以前的卖设备赚钱到通过服务赚钱,包括几大跨国公司。施耐德软件在工业监控平台这块也有非常多的应用场景,跟这些系统集成商合作伙伴一起把资产管理好,包括设备管理维护,基于各个行业的应用场景放到这样公共的工业云平台上,让各种用户都可以直接从云上得到他们想要的设备服务,这样各方都可以从业务模式上得到他想要的价值。
    
    安司长:工信部非常关注工业云平台的发展和应用情况。我认为,对于工业云平台,需要重新思考以下三个方面的问题:
 
    首先,是否充分认识到推动云平台在工业领域应用的必要性?
 
    其次,我们对于推动云平台应用的紧迫性认识还不够充分;
 
    第三,对企业应用向云端迁移的过程中的复杂性的认识也是不充分的。
 
    过去讲工业云,其实更多的是在讲概念和理论,强调工业云可以降低成本。当然,工业云确实可以降低企业的采购成本、建设成本、运维成本和时间成本,但这只是企业应用工业云的一个层面。对于很多企业来说,他们真正关注的是,能否实现基于云端数据的迁移以及数据、系统、设备的互联互通,从而实现研发与供应链的协同。而工业云应用恰好能够解决这一难题。现在,各种各样的集成背后是数据不能互联、互通、互操作。假设在5~10年以后,所有设备数据、研发数据、客户数据都是放在云端,集成就会变得非常容易。所以工业云带来的不仅仅是成本的降低,更是集成效益的提高。同时,云端的迁移也创造出很多新的模式,比如API经济。
 
    对于工业云应用的紧迫性,可以从两个维度进行评估:第一,云计算分为PaaS、IaaS和SaaS,可以将这三个层面的发展进度与国外同行进行对比;第二,将工业企业使用工业云的态度和水平与国外同行进行对比。当前,我国在消费端互联网领域发展得很好,有阿里、腾讯等一批优秀的企业。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中国经过改革开放四十多年,培养出了一种愿意去拥抱改变的心态。因为,在中国,变化是一种常态。对于制造企业来说,能不能学会像消费端的人群那样做出改变,同样值得我们思考。
 
    当真正应用工业云之后,我们需要重新理解什么是两化融合。这时的两化融合就像一个三明治。首先,底层是IASS层,上层是SASS层,中间是PaaS层。IaaS层的实现需要IT厂商来支撑,PaaS层的核心是制造企业,而在它之上还有各种各样APP。这些APP可能来自于制造企业,也可能来自于软件企业,是基于下两层开发出来的。因此,两化融合在云的时代可能会变成一个三明治,而这可能是未来产业布局的一个重要方向,也是现在工业互联网进程中的一个焦点。工信部在这方面也在做一些研究和布局,例如打造互联网双轮驱动平台,组织实施百万企业上云工程、百万APP培育工程。这就像一个快速迭代的生态,既要有更多的使用者,也要有更多的软件提供者,并最终形成产业迭代的生态。    
    
    赵敏:云就是互联网的另一种称谓,是以工业互联网的形式,以软件定义的形式去打造和优化。其中一个典型的场景就是按需分配,而按需分配实际上就是优化制造资源。当我们看到各种设备自动运营,物料很正常,机器运转也很顺畅,其实这背后支撑它的是看不见的数据的自动流动。而要想这些数据顺畅流动,显然只有通过云这样的方式,通过互联网。虽然云是看不见的,我们也不知道它是怎么运算的,但是当我们在组织工业生产的时候,需要数据的时候就能够及时推送过来。因此从供给侧来讲,现在互联网厂商,硬件厂商都在提供这样的解决方案。但可能还有一些问题,因为不是所有的企业都能走到云这个地步。大致划分,数字化智能制造,网络化智能制造,或者以人职能为引领的智能制造,可能我们现在连数字化都没做好,而工业云是基于网络的智能制造,在这块还有很多问题是需要研究的。
    
    主持人:推进工业云的应用,包括工业软件与制造业融合,应该说需要政府企业各方面形成一个好的生态系统。海尔本身也在营造一个生态系统,请您从这方面跟我们分享一下。
    
    孙敦圣:工业互联网最核心的就是价值。我们是一个TOC的企业,主要谈两点内容:第一,现在流行软件定义网络,就是去中心化,可能将来数据中心根本不需要建巨型的数据中心了,现在数据库直接把需要的数据送出去,需要的数据拿过来,最重要的是能不能得到价值。国际上流行的是IT和OT的融合,实际上就是把自己的工业知识要封装成一个软件,增加你的效益。如果这个软件能在生态链上,像海尔做的,已经把我们做的APP分成微服务。
 
    第二是行业引用,我们做企业不能弯道超车。刚才施耐德,SupplyOn它们都在讲,他们没有讲整个云平台的结构,包括阿里,而他们核心把PaaS打造得很大。要对现有的PaaS进行深度的改革,做出适合企业的工业的PaaS,所以这是最核心的。现在我们缺的也是这个,所以海尔在往这方面努力,然而一个单位努力是不行的,还是要组成生态。像今年华为大会上就会宣布与世界最优秀的容器云的公司,做容器云。像阿里这些大的公司已经往容器方向发展了,如果全球化都做成封装服务的话,就像阿里讲的就没有集成了。
    
    感谢各位嘉宾的分享,相信未来工业软件会与制造业更好地融合,云的应用也会更加深化。我相信今天的讨论也会给大家带来很多的启发,我们再次以热烈的掌声感谢各位嘉宾的分享。
 
责任编辑:李欢
本文为e-works原创投稿文章,未经e-works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等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如已是e-works授权合作伙伴,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e-works内容合作伙伴申请热线:editor@e-works.net.cn tel:027-87592219/20/21。
e-works
官方微信
掌上
信息化
编辑推荐
新闻推荐
博客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