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works数字化企业网  »  文章频道  »  制造业与信息化  »  制造业与信息化综合

国内风险投资如何成长?

2001/7/10        特约撰稿人:张伟      
关键字:并行设计  
    从整体来看,国内风险投资可承担风险的能力不够,大都投资于风险相对较低的企业与行业,“风险投资是孵化器”的作用从中国本地化投资人的投资行为来看还不能体现出来。

  【互联网周刊专稿】八十年代初,本土化的风险投资就已经开始萌芽。据不完全统计,我国目前已有北京、山西、上海、天津、陕西等省市区,设立科技风险投资信托公司、科技风险投资公司及科技信用社等风险投资机构,数目达到80余家,具备了35亿元的投资能力。加上各类创业中心,至今各类风险投资公司、风险投资基金已超过100家。但从整体来看,国内风险投资可承担风险的能力不够,大都投资于风险相对较低的企业与行业,“风险投资是孵化器”的作用从中国本地化投资人的投资行为来看还不能体现出来。
  国内风险投资面临的问题:
  第一、缺少熟谙风险投资的人才,具体地说,就是缺少既掌握风险投资理念,同时又了解中国国情的风险投资人才。现在最重要的问题不是没有钱,关键是缺乏成熟的风险投资家,民间、国外的投资人很难找到可以信任的投资代理人。
  第二、缺少适宜风险投资发展的法制法规环境。中国本土风险投资商的发展是有目共睹的,然而能够为其正身的相关法律直到今天都没有出现,名不正则言不顺,中国本土风险投资虽然已经形成了强大的势力,但是在没有法律和制度保障和引导的前提下,它们只能作为暗流在中国的经济生活中出现,无法集中并发挥它们在经济生活中应该发挥的作用,更不能确立他们所应当担当的主流地位。
  第三、风险投资的退出机制不完善。很多风险投资商寄希望于所投资的公司能在中国上市,然后收回部分投资,可是在相关的法律中却规定必须在上市之后相当长的时间内风险投资才能退出,这无疑更加大了风险,造成了风险投资者的谨慎。国外风险投资的退出方式一般有四种:公开上市(ipo)、并购(m&a)、企业回购或卖给第三方企业,以及因投资失败而进行的资产清算。在美国、英国、加拿大等风险资本主要是通过首次公开上市发行股票和并购方式出售所持股份。现在众多专家和风险投资家都在呼吁尽快出台二板市场,为风险投资提供出口。但并不是有了二板市场,风险投资就会阔步向前,退出机制就解决了。退出时除了资本市场和退出渠道的考虑外,还有自身的投资理念等众多因素。
  让风险投资成熟起来
  从西方国家的经验来看,风险投资离不开政府的介入,关键要选取合适的介入形式。
  首先,应该从法律和政策角度体现对风险资本市场的保护和支持。西方国家都是市场建设,法律先行。尽管这些国家大都没有单独颁布有关风险资本及其市场的法律,但其有关金融及企业投资的法律体系却比较完备。与其他投资一样,风险投资也受到相关法律的保护,而且在法律有关条款的修改中总体现出对风险资本市场的关怀。我国有关金融的法律体系本身尚不完善,因此,制定旨在促进风险资本市场发展的诸如《风险投资基金法》等法律就成为当务之急。
  其次,应对风险投资进行直接和间接的资助。直接资助主要是政府利用财政资源实行向高科技倾斜的政策,增加科技投入。资金主要用于组建混合型风险投资机构,用少量的政府资金启动大量的非政府资金投入高科技领域。充分利用我国现有的科技、金融、人才、信息资源,借助政府权威合理安排风险投资。间接资助则是政府不直接投资组建风险投资机构,而是发挥政府政策资源及其财务杠杆的作用。如设立政府风险补助基金;为高新技术企业提供信用担保;通过政策性银行为企业提供低息贷款;以及财政为企业提供利息补贴,利用贴息这一财务杠杆,带动大量的信贷资源满足企业的资金需求。
  wto的脚步日趋临近,海外资本现在已对中国市场虎视眈眈,能否抓住机会,尽快建立起完善的见险投资体系,是决定我们本土风险投资未来发展的关键。
责任编辑:eworks
e-works
官方微信
掌上
信息化
编辑推荐
新闻推荐
博客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