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e-works首页 > 基础信息化 > 网络和应用

5G将至未至供应商布局已启动

发表时间:2014/11/19 Daryl Schoolar 来源:通信世界周刊
关于5G的讨论近期不断升温。七月初,爱立信宣布了一项5G实验演示;此前中兴通讯也表示在2015年前将推出5G移动设备原型;5G话题甚至是今年夏天LTE世界峰会最热门的话题之一。然而,这一切关于5G的讨论并不意味着它确实到来,这实际上是一场关于供应商在5G时代的地位建立、角色塑造的游戏。

    5G关键领域谋求共识

  首先需要指出的是,5G实际上还未存在,也没有相应的标准。 5G在今天代表的仅仅是一个概念,但这并不意味着厂商和运营商不会主动去定义5G。

  当谈到下一代无线网络演进时,最易切入的领域便是网络性能——速度和延迟。LTE-Advanced的理论下行速度可达到3Gbit/s(使用100MHz的8x8 MIMO技术),所以理论上,5G速率将会成倍高于这个数值。爱立信的5G实验演示已可实现5Gbit/s的下行链路速率。同时,华为早在2013年11月就表示,将投资6亿美元研究5G技术,并实现10Gbit/s的速率。至于延迟的改进,如诺基亚网络等供应商以及SK电讯等移动运营商都提及将下降到1ms以下。理论上看,这比LTE和LTE-Advanced的10ms理论目标降低了不少。

  然而,当谈到移动网络的性能时,不能忽略理论和实际性能的差距,特别是涉及到峰值数据速率时,很少有匹配的。例如用户在LTE-Advanced网络上难以体验到3Gbit/s的速率,甚至IMT-Advanced(4G的定义)承诺的1Gbit/s的速度也难以实现。所以对于5G的性能,在其可能超过目前的LTE网络性能,在网络边缘提供特殊能力的同时,在真实世界环境中,也很可能不会看到所承诺的性能表现。

  人们所期望的下一代移动网络5G,除了这些基本的性能级别提升,关注重点还包括以下领域。

  频谱:当下的移动网络往往把重心放在低频段的700MHz至高频段的3.5GHz范围。在5G上,业内相关人士都谈到应使用更多的频段,以获得更多的网络容量。尚未经许可的5GHz频段提供了一种可能性,6~100GHz范围的更高频段也被视为不错的选择。 NTT docomo公司在今年五月宣布,它正在与爱立信、诺基亚和三星开展更高频段的试验。

  空中接口:移动的下一代演进是靠空中接口变化来定义的。对于5G,从早期的现有空中接口组合(WCDMA、LTE和Wi-Fi),发展到可用于更高频段的新接口。新的空中接口会是什么,仍有待观察,幸运的是,运营商将不会出现5G无线接口取代LTE的情况,从而保护他们当前的4G网络投资。

  网络的精细化(network densification):网络的精细化指加入额外的网络端点,通常是小基站,以使网络更接近最终用户,并增加网络容量。更高的峰值数据传输速率,以及基站边缘性能的提高,都依赖于更高的网络致密化。有评论指出, 5G可能需要更多的比LTE-Advanced时期产业人士预测的小基站。

  知识产权扮演重要角色

  知识产权(IPR)在数字化时代是宝贵的资产。公司可以通过技术授权来获得可观的收益,同时还可以使用知识产权来狙击竞争对手。有些公司,如WiLAN财政基本上靠其专利授权。当北电解体时,其最有价值的资产之一便是LTE专利。另外,三星和苹果都在法庭上花费大量时间去争夺与他们不同的智能手机、设备的专利,并利用知识产权来禁止某些设备的销售。

  毫无疑问,在5G早期时代,知识产权也是重要部分。但这并不是厂商一切涉及到5G的建议都会被采纳,有些创新会逐渐销声匿迹。然而,一旦创新技术被采纳并成为标准的一部分,将赋予供应商合法的知识产权。那么这些厂商在公平和非歧视(FRAND)条件下,将会授权该技术给其他厂商,甚至是竞争对手。

  鉴于LTE的专利权争斗和技术授权带来的潜在收入,业界需要从知识产权的角度看待5G发展。最近谷歌收购Alpental,意味着谷歌开始建立5G的知识产权储备。Alpental是由前Clearwire公司的工程师所创立,并自称专注于5G相关的毫米波技术。

  与此同时,在5G发展中,RAN厂商占据重要一席,这由他们所掌控的与标准相关的5G专利战略,和来自许可这些技术的收入增加所驱动。同样,供应商所有的核心专利,可用于与移动运营商共建自己的市场地位。这表明供应商对技术有着深刻的理解,并在涉及到研发资源投资时做出了正确的预测。这帮助供应商建立了自己形象,不仅是一个市场的领导者,也是一家移动运营商应该选择的网络合作伙伴。

  移动运营商应成为积极参与者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5G的定义和标准将达成一致,促使5G更为具象。移动运营商需要确保他们在这个过程中成为积极的参与者。

  移动运营商需要在定义5G时发挥主导作用,因为这一定义会对他们的服务战略产生重大影响。这意味着,运营商应根据战略需求来定义5G,而非单纯依靠技术的实现程度来定义。

  随着2020年(非官方目标)被设定为5G的首发时间,移动运营商需要开始着手一些准备工作,如投资多个光纤回传项目。同时当几年后RAN厂商开始向市场释放“5G准备待发”的网络解决方案时,也不要感到惊讶。移动运营商需要考虑的问题是,5G的真正含义,以及在“准备”到“商用”间需要什么其他的投资。

  移动运营商不应该因为5G而忽略他们的LTE和LTE-Advanced的投资。一方面,正如前所述,LTE即使在5G商用后也将持续是移动运营商网络的一部分。其次,投资于LTE-Advanced的和HetNets可以为提高5G网络的精细化铺平道路。  

本文为授权转载文章,任何人未经原授权方同意,不得复制、转载、摘编等任何方式进行使用,e-works不承担由此而产生的任何法律责任! 如有异议请及时告之,以便进行及时处理。联系方式:editor@e-works.net.cn tel:027-87592219/20/21。

责任编辑:王慧敏